当前位置:卖酒新闻网>综合>易迅彩娱乐_写劝降书却被啪啪打脸 求这位日军中尉的心理阴影面积

易迅彩娱乐_写劝降书却被啪啪打脸 求这位日军中尉的心理阴影面积

2020-01-11 16:57:07

易迅彩娱乐_写劝降书却被啪啪打脸  求这位日军中尉的心理阴影面积

易迅彩娱乐,第一军情作者:余戈

作者按:

始于1942年的滇西抗战,被有些史学家称为中国抗战三大基本战场之一。这一年,日本由缅甸沿滇缅公路进击云南,不仅封锁了中国唯一的对外通道,更威逼昆明、重庆等抗战大后方。

然而,在滇西这一抗战的大后方,日军遭到了意料之外的惨烈抗击。1943年8月,占领腾冲的日军头目田岛寿嗣给当时的腾冲县长张问德写了一信,关心腾冲人民的“饥寒冻馁”。而张问德则回以一封义正辞严的《答田岛书》,轰动一时,被誉为“全国沦陷区500个县县长的人杰楷模”。蒋介石亲笔题赠“有气节之读书人也”匾额。

笔者近期在研究滇西抗战史料时,意外地发现另一封堪与《答田岛书》相颉颃的信——这是当时一支游击队的副司令常绍群,在收到一封日军宪兵队长上田的亲笔劝降书后的回信。

现将上田的“劝降书”和常绍群的《答上田书》原文奉上。

劝降前的战斗

1944年的元旦到来了,常绍群的“腾龙民众自卫联合游击总队”在怒江边的等养、等谷的村寨,举行军民联欢大会,融洽军民感情。由政治部主任王任之负责布置戏台,编演了几场话剧,新剧目有《阿员要报仇》《怒吼吧,怒江!》《城隍菩萨背烂账》等等。同时,常绍群又派人去龙陵打探,回报说伪县政府也在庆祝元旦。龙陵伪县长赵鹏程还在龙街门上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卅载昏天黑地,遭受无边痛苦”,下联是“一旦披云见日,享尽万代荣华”,横额是“中日亲善”。常绍群闻听,决定戏弄一下对方,遂照原样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二子乌烟瘴气,造下无边罪恶”,下联是“一旦粉墨登场,羞尽万代祖宗”,横额是“民族罪人”,而后派人半夜里悄悄地贴在了伪县衙门口。

庆祝元旦后,游击队立即转移到平安山一带活动。第三天,芒市的敌人300多人向等谷开来,扑空后撤回芒市。接着,常绍群又接到情报称:龙陵镇安所和象达之敌约600人即将开来平戛平安山“扫荡”,企图把游击队一网打尽。常绍群分析形势后感到,平安山虽然范围很广,有回旋余地,但给养困难,且背靠怒江,后撤无路可走,最好选择一个可进可退、可左可右的地形驻扎。因此,选定了麦地垭口。麦地垭口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山梁子,左通平戛的岔河,南通平安山脊背,右通等养、等谷,北通猛堆、猛蚌,敌人不管由哪个方向来,都可以左右回旋,相机迎击敌人,或者转为外线作战。而后,在麦地垭口构筑了十字形的阵地。司令部下达命令,规定了各队行军的路线、方向,沿途注意事项及到达麦地垭口的时间等等。又特别强调,司令部直接指挥的重机枪队,必须在拂晓前通过岔河到麦地垭口的狭谷地带,要爬上高地后才准休息。

不料,此后该队因用骡马驮运重机枪,行动迟缓,没有在拂晓前通过狭谷地带,以致遭到敌人的伏击,该队只得就地拼命抵抗。常绍群听着麦地垭口下面的狭谷有枪声,判断重机枪队出问题了,立即派队前往增援,才把敌寇打退,救回了重机枪队。但被敌人抢去重机枪1挺,阵亡分队长1员,队员负伤3人。

由于重机枪队遭到损失,暴露了游击队要在麦地垭口设防的意图,不得已,常绍群决定把队伍转移到潞西猛板去。殊料前进到猛堆、猛蚌的白石头山时,即被龙陵镇安之敌堵击;同时龙陵象达之敌百余人也从平戛岔河开来,对游击队实行包围。游击队只好在白石头山构筑工事,顽强抵抗,敌人在两天之内进攻数次,均未能突破防线。

随后,宪兵队长上田朴心开始诱降,让平戛老百姓送来一封劝降信:

绍群常司令官台鉴:

我前给你二华函(结合常绍群复函看,此前日军还曾两次致函劝降常,此为第三次),想你收到了罢?但未见回音,不知未何。刻弟的心里实实悬念你,羡慕你,又不知你的近况若何。现日军出动平、猛、龙一带,就是大扫荡平猛龙一带时期,而(且)时间长。弟想着你同(给)龙潞游击工作是多么的卑鄙,多么的痛苦。想我辈在社会立足,必须先要选着一条光明的大道去干,结果能得一个大大的光荣,成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愧我辈出世干事一场。说到如此,希望你极早回心改道而行。弟可着带路之人,快来中山先生建设之大东亚阵线工作。比你前干之工作,光荣十倍。你参加,弟一定保护你的生命、名誉及位置。请不要疑心,放心前来一叙。如有假言骗你,人格当(担)保,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若刻间亲身不能来会,请速派你知心的弟兄来平戛日本宪兵队一会。弟对面讲,我心里时刻盼望你的一切。候他来转达你,你就知道弟对你的诚恳处了。若是你来参加中山先生建设之大东亚建设阵线的时候,决定委你任龙、平、猛义勇工作队总司令官。因现在平戛地区宪兵队工作队长蒋三元卧床日久,病入膏肓,服务困难,大概辞职休养,故欢迎你来协力,参加大东亚建设阵营。直(值)是良好机会,天之凑成。接着信,请净(静)坐三思,并请来人或速回书。

祝你公私迪吉

弟平戛日本宪兵队长上田朴心

中华民国33年1月14日

常绍群晚年

常绍群拆阅后收起信函。待送信的人刚一走后,即命令各队突围,到潞西木城坡一带集合。突围时,第一大队在猛堆附近的山腰,代理第一大队长艾锋(施甸人)带头冲锋,不幸中弹牺牲。其他各队伤亡不大。常绍群亲率警卫队数十人突围到芒市后面山上的石灰窑,随后,转至木城坡。(常绍群:《滇西敌后军民抗战纪实》。据《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五辑,第182页。)

驻扎下来之后,常绍群即起草了给上田朴心的复函一封,安排老百姓带去,内容如下:

上田朴心队长鉴:

三函均悉,所以迟迟未复者,实因台端智识太浅,竟敢言无伦次,诚属不足与言,纵言之也无非对牛弹琴而已,故均以一笑置之;惟念台端多次上书之诚,认为孺子尚可教也,故不惮麻烦,按条答复如后:

一、中国自立国以来,对内即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之八德为立国之基;对外以敦睦和平为本。此世界之士所啧啧称许者,不像贵国自从母国分部而后,既不知修信讲睦为何物,复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用,人民懒惰成性,谋生乏术,以致想入非非,抢人现成。古来中国沿海一带常遭贵国人民抢掠之祸,人民于是遂有“海盗子孙”之称矣。直至贵国明治维新以后,始稍立内治之道,但仍未立道德信义之基,以故大唱“武士道”之精神,其目的仍不外伐人之国以自肥,而美其名曰“提携”或曰“保护”自圆其说,以此来欺瞒世界人士。试问纵三岁孩童又谁能信之耶?

中国近百年来,因满清政府之腐败,以致内战绵年,酿成国困民穷。贵国政府不知饮水思源,反而乘机掠夺台湾、琉球、朝鲜、旅顺、大连等处为己有。孙中山先生目睹满清政府之腐败,知国亡无日,遂奔走呼号,群起响应。民国十五年革命军北伐将近完成之际,贵国政府嫉忌中国统一,遂有“济南事件”之发生;中国朝野上下至此洞悉贵国居心鸩毒,遂加紧刷新内政,埋头建设国防,对外无声无息。贵国政府以为中国革命将领已变成军阀,不闻国事,遂发动“九一八”事件、“一·二八”事件,以致“七七”,中国政府不得不正式发动全面抗战。余以中国人民资格参加民族存亡而战,台端竟认为“卑鄙”,试问台端参加侵略为如何?

二、大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所著之《三民主义》一书中,并无“大东亚主义”或“大东亚阵线”之条文。此不过贵国军阀要亡人之国一种烟幕作用而已。贵国人民以讹传讹,受军阀之欺骗而不自知。试问台端,什么叫做“大东亚阵线”?“大东亚阵线”中说些什么?我敢说台端也跟着大家以讹传讹而已。内容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你一定莫名其妙吧!

三、此次世界大战之祸首为日本,而日本之所恃者为德意二盟友。今意大利之墨索里尼内阁业于去岁7月间宣告寿终正寝,继任者已慨然与同盟国同携手矣(台端恐未有所闻);而德国与苏联之战事,德国自民国31年冬进抵高加索油田,与苏军争夺半年之久,德军始终无法越雷池一步。希特勒竟恼羞成怒,遂于32年7月间,尽起国内之兵百余万之众,以期一鼓击毁苏军阵地。讵事与愿违,苏军不但屹然不动,反乘虚由北高加索侧翼迂回,以奇兵反击获胜。是役德军伤亡7万人,被俘24万人。此事莫斯科陆军部发表,全世界报纸曾经披露者,绝非像贵国军部一地虚构事实、凭空捏造可比。希特勒因此一度精神错乱,扑地乱咬地毯。德军自失败后,士无斗志,节节败北,迄民国32年底,苏联境内已无德军踪迹矣。同时,英、意、土联合海军亦将德海军大半歼灭于地中海。于是被德军占领之各国群众振臂大呼,群起反抗,德军心胆俱落,如狂风之扫落叶,德军被杀者不下50万人。刻此项民军仍在扩大反战中,预期不出今年,德军必将弃甲曳兵逃回老巢,希持勒亦必因气愤而跳海自杀。台端若不信,请拭目待之可也。至于贵国命运,势将难逃德国同一之遭遇。何也?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是也。况贵国师出无名乎,此理之当然;绝非主观者偏见,或强词夺理,有意对台端起什么宣传作用。盖人类之公理相信今日已到伸张之时,强权也至肥法之日矣。否则人类不但终无宁日,且将回复原始时代之野人。台端受军阀欺骗之毒已深,且对今日世界之趋势毫无认识(这不但台端个人,其实整个日本人何尝不如此),以为武力万能,纵操胜券,诚可笑,亦复可怜。且不论事之如何,即以今日滇缅边境之中日军备与二年前日军初入境时相对比,又如何?已不言而喻矣。况目前印度盟国之大军业已正式开始反攻,其先头部队已直抵缅甸北部,一部已入八莫、陇川一带,我二、三、五、六各大队已与会合作战。怒江东岸之国军50万之众不日亦将向腾冲、滚弄各处移动,会师缅甸。台端已身处瓮中而不自知,尚敢出言不逊,洋洋得意耶?又可笑者,贵军指挥官将怒江沿线处处封锁,以为得计,讵知龙陵正面之无军事行动必要之理由。由此观之,贵国指挥官之不懂得战略。可知某念台端频频上书之诚,乃有好生之德,故不忍台端同罹与难,为特函复敦促台端,从速觉悟,前来等谷面谈,或派蒋发富亲来接洽。某当委台端为给养上尉总司令职务,统率三军,以展雄才。想台端必能胜任愉快。他日国父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之大同主义实施,台端即可耀武扬威于东京,其光荣岂与台端参加今日之侵略战争同日而语乎?此非齐东野言,愿台端详察之,良机不再来。

请台端静坐三思,以免徒其后悔。

是为至盼,专复并祝旅安

群部政训处代复

大中华民国33年2月7日

(《德宏史志资料》第八集。)

三台山战斗遗址

作者再按:

与写给张问德那封出自汉奸文人之手的信相比,这封出自日本人之手的劝降信,最值得玩味的就是它的“说理”逻辑:因为值得以“文战”来对付的,往往是有信仰、有知识的对手,不是列出一个贿赂清单就可以,即所谓“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而常绍群这封回函的亮点,除了批驳上田所谓“中山先生建设之大东亚阵线”的荒唐说辞,就是居高临下地给这个日军小中尉上了一堂历史课兼国际形势课。尤其是从滇西一隅将笔墨荡开,告知上田不了解的苏德战场、地中海战场形势,这确实足以让鼠目寸光的上田目瞪口呆:中国西南一个小小的游击队长,食不裹腹,弹不满匣,怎么会有这样的世界视野?

抗战八年,在强敌日本压倒性的武力逼迫下,中国之所以能坚持下来,精神上不垮恐怕比战场上不败更为要紧。继张问德《答田岛书》之后,常绍群又以其《答上田书》,在“文战”战场上以“中国方式”完胜了一仗。

——节选自作者新著《1944:龙陵会战》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