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卖酒新闻网>教育>我们那代人所崇拜的数学大家

我们那代人所崇拜的数学大家

2019-10-22 07:54:06

我本科主修数学,但成绩不好。更不用说每个人都没有一个小家庭,一点也没有。甚至我的数学专业也不仅无人知晓,而且我的大部分猜测也没有表明我在本科主修数学。然而,我确实学习数学,并且有很深的数学情结。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两篇文章,呼吁年轻人学习数学家陈景润:

一是“丢失”的笔迹

人民日报(2013年6月17日,第24版)

6月1日是一个星期六。从早上9点开始,我静静地坐在一个小型拍卖会的角落里,等待着一件公众没有注意到但我认为极其重要的物品——“陈景润给《科学通讯》编辑部的信”。

刚刚过去的5月22日是陈景润诞辰80周年。这封信是陈景润于1984年3月18日写的。信写后不到一个月,陈景润骑自行车从家里到龚伟村的新华书店买书。他被一辆紧急自行车撞倒,立即陷入昏迷。他在治疗期间被诊断患有帕金森综合症。显然,这可能是他生病前的最后一个笔迹。

我等了三个小时,等待“陈景润给科学与传播编辑部的信”拍卖。拍卖的价格从100元开始。很少有人参加拍卖,对我来说很容易拿到。~我不是没有感叹~

中午,我去了一个朋友的家庭聚餐。晚餐时,有两个“80后”年轻人。我兴高采烈地给他们看我的东西,但他们不在乎。当我告诉他们“我等了一上午才拿到这个”,他们都傻眼了。一个人以为我在从货摊上捡垃圾。我问,“你认识陈景润吗?”他们指着电视,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嗯,我们只认识陈奕迅,不认识陈景润。”原来他们正在看一个卫星电视频道,这位明星正带领歌手pk成为“中国最强声音”的导师。我很难过:“你不能只知道陈奕迅不认识陈京润~”他们说:“那么如果你用电脑给陈京润打电话,电脑协会首先必须是陈奕迅,而不是陈京润~”当时我无言以对。

这时,我不再乐意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拿走这封“陈景润给《科学通讯》编辑部的信”。这些天,当我想起科学界纪念陈景润80岁生日的文章和活动时,我想起了他的贡献,并呼吁弘扬他献身科学和不懈奋斗的精神,但我对从未回归的“科学之春”感到失望。

1966年,陈景润发表了《偶数表示为一个素数和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以下简称“1 2”),成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的里程碑。

作家徐驰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于1978年出版于《人民文学》第一期,于1978年1月被《人民日报》转载,并立即在全国引起轰动。不久,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陈景润作为年轻代表之一坐在讲台上。

作为我国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陈景润之后是数学家杨乐和张广厚在“函数值分布理论”领域的突破性成就。他们已经成为一代年轻中国人学习的榜样。这在科学技术领域、大学校园、年轻科学家和大学生中引发了一场科学热,尤其是数学。人们后来称之为“科学的春天”“哥德巴赫猜想”产生了不可估量的社会影响和历史价值。

陈景润、杨乐和张广厚在20世纪80年代影响了一代年轻人。

在2008年散文奖的一次会议上,我遇到了时任《人民文学》副总编辑的周明。此时,《人民文学》中的《哥德巴赫猜想》出版已经整整30年了。《哥德巴赫猜想》的作者徐驰和《哥德巴赫猜想》的主人公陈景润都去世了。然而,周明同志谈到陈景润和“哥德巴赫猜想”的过程,仍然津津有味地谈着。陈景润在一个六平方米的房间里分析世界数学问题的故事似乎是昨天发生的。我不是科学家,但很多年后,当我在潘家园旧书摊时,我看到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由于战争,大学被重新安置(其中大部分是在西南联合大学时期,由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共同努力形成),以及陈省身、华罗庚、熊庆来、胡士珍等一代数学大师的数学交流手稿。仍然分散存放,供研究人员使用。这足以显示20世纪80年代数学热的深度。

二是“从陈景润到刘璐的思想”

20世纪80年代,这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科学春天。多年来,我一直期待着另一个科学之春。

幸运的是,最近有报道称,一个在数理逻辑中沉默了十多年的数学难题“西塔盘猜想”被一名中国大学生解决了。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2008级本科生、22岁的刘璐已经成为公众舆论的焦点。据说这是大学生第一次解决数学问题。《人民日报》和其他重要媒体也报道说,他们“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并“震惊了世界”。

我认为刘璐将成为年轻人的榜样,然后,像20世纪80年代的陈景润一样,在大学生和年轻人中间,将会出现另一个数学和科学的热潮。因为,现在年轻人多么需要这样一个崇尚科学的社会环境,社会多么需要一个科学的氛围!不幸的是,热量很快就冷却了。大学生刘璐能“震惊世界”的原因是,像陈景润一样,他当然有自己独特的天赋。不是所有的大学生和年轻科学家都被要求这样做。然而,刘璐所体现的青年人对科学的崇高追求应该在当今社会大力提倡。

再想想,近年来,感动世界的中国青年,在用明星的“球”技能、游泳明星的“游泳”技能和跑步明星的“跑步”技能感动世界后,先后成为“感动中国”的人物。我认为“震惊世界”并解决了数学难题的数学明星刘璐也将成为“感动中国”的人物。

我们这一代崇拜数学的老板也可以知道或喊出几个:

苏·黥布(1902年9月23日-2003年3月17日)

苏黥布,浙江温州平阳人,是中国微分几何学校的创始人。他有“东方国家杰出的数学明星”、“东方第一几何学家”和“数学之王”的美誉。

苏黥布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早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浙江省第十中学。后来他去了日本,在东京高等理工学院和东北帝国大学学习。回到中国后,苏黥布在浙江大学任教,为浙江大学数学系的崛起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黥布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后来他担任复旦大学校长、数学研究所所长和复旦大学名誉校长。2003年,苏黥布在上海因病去世。

华罗庚(1910-1985)

华罗庚,江苏常州人,是中国解析数论、矩阵几何、典型群、自卫函数理论和多元复函数理论的创始人和先驱。他是世界上88位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也是第一位被美国科学院授予外国院士的中国人。

华罗庚早年在家乡学习,后来进入上海的中国职业学校。他因家庭贫困而辍学。最后,他在5年内完成了高中和大专的数学课程。1931年后,他被破例提拔为清华大学数学系助理。

1936年,华罗庚有幸去剑桥大学学习。回国后,他加入清华大学当教授。1948年,他曾被伊利诺伊大学聘为正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华罗庚毅然回到中国,进入清华大学任数学系系主任。

此后,华罗庚一直担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技大学副院长兼数学系系主任、NLD中央委员会副主席。1985年,华罗庚因病去世。

陈省身(1911-2004)

陈省身,浙江嘉兴人,美籍华人数学大师,20世纪最伟大的几何学家之一。国际数学联合会专门为他设立了“陈省身奖”,作为国际数学界最高级别的终身成就奖。

陈省身早年在秀洲中学、南开大学和清华大学学习,后来去汉堡大学留学。回国后,他曾被任命为清华大学的数学教授。1949年后,陈省身移居美国。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芝加哥大学任教。他于1961年成为美国公民。

1984年,陈省身被聘为南开数学研究所所长,致力于中国数学的发展。1995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第一位外国院士。2004年,陈省身在天津因病去世。

吴文俊(1919-2017)

吴文俊(Wu Wenjun),上海人,拓扑学创始人之一,指示性和指示性范畴的研究被国际数学界称为“吴公式”、“吴指示性范畴”和“吴指示性范畴”。

吴文俊早年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在国内许多学校任教,1948年被推荐到法国留学。1951年回到中国后,吴文俊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数学教授,后来在中国科技大学任教。

1957年,吴文俊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后来又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17年,吴文俊在北京因病去世。

陈景润(1933-1996)

陈景润,福建福州人,当代数学家,被公认为对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陈景润早年就读于福建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厦门大学,后来被分配到北京第四中学任教。1955年,他被调回厦门大学数学系担任助教。1957年,他受到华罗庚的关注,被调到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实习研究。

1977年,华罗庚被破例提拔为研究员,后来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物理数学系成员和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陈景润在北京去世。

丘成桐(1949-)

丘成桐,汕头人,广东人,美籍华人,国际著名数学家,第一位获得菲尔兹奖章的中国人。

丘成桐早年随家人移居香港,1966年被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录取。1971年,他在陈省身大学学习,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了数学博士学位。

1981年,年仅32岁的丘成桐获得了美国数学学会的维布伦奖(微分几何世界最高奖项之一)。这也是继陈省身之后第二个获得狼数学奖的中国人。

张广厚杨乐

热门新闻